冷眼热言-葛剑雄文集-7

《冷眼热言-葛剑雄文集-7》

“葛剑雄文集”之《冷眼热言》16开精装,收入著名多元学者葛剑雄十余年来在国内各大媒体上公开发表及未发表的时评文章260余篇,皆是作者初写的原文,涉及内容极为广泛,大到国家大政方针走向、社会公众事件,小到日常生活中的热点问题。作者立足于自己的专业判断和经验判断有感而发,直抒胸臆,文笔老辣而接地气,令人拍案叫绝。定价98元,现团购价28元包邮!

团购正在进行
¥28(2.9折)
已售出145
原价98.0元
节省70.0元

16开仿布面精装,装帧典雅而大气,纸张精良,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葛剑雄,中国著名历史地理学者、历史学家,从事历史地理、中国史、人口史、移民史等方面研究。作品获“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郭沫若史学奖”等

“葛剑雄文集”由作者亲自重新编订,不仅为部分书目增补了历史细节,还收入新发表的文章,极大丰富了这套书的可读性

《冷眼热言》,由《冷眼热言》和《冷眼热言续编》两部分组成,收入葛剑雄十余年来在国内各大媒体上公开发表和未发表的时评文章,本书收录的是作者当初写的原文,而不是在媒体上发表过的版本

商品评论(13条) 查看全部>>
yue***(三星用户)

历史地理学家的社会评论

关注当下社会热点,阐述学者观点,彰显社会良知,内容耐读,一篇篇文章将人拉回过去的历史。装帧不错,阅读体验良好。

2020-10-31 08:10:18
0 0










选编小记

本卷的前半是《冷眼热言——葛剑雄时评自选集》,这是2006年间我从此前所写的时评类文章中选了30余万字,由长春出版社于2007年1月出版。后半是从此后发表的同类文章中选的,也收入了几篇在此前发表但未选入《冷眼热言》及个别未发表过的。因与前书性质相同,且此前未结集出版过,就称之为《冷眼热言续集》,本卷也就名为《冷眼热言》。

但原书没有注明每篇文章发表的时间,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缺陷。因为时评不同于其他文章,时效很重要。同样的话,讲早了不行,因为所评的事实尚未形成或公开。除非说明这是预测或预言,否则即使说对了也属臆断,对敏感的事有泄漏之嫌,如作者属关连人员则持论难免为利益所左右。讲迟也麻烦,东施、南郭兼而有之,只能作为自娱自乐。既然是结集,就得如实记录下发表的时间,以便读者全面了解和客观评价。自己重读,也更能自省自励。为此,《续集》所收也都注明了写作时间。本书收录的是我当初写的原文,而不是在媒体上发表过的版本,因为媒体出于种种原因,即使能“一字不改”,难免也要略作删节,或者换一个更能“吸引眼球”的题目,或者刻意使题目不那么引人注目。而我自己,除了改正明显的错漏字外(如我在电脑上使用五笔法输入,经常会“的”“和”二字互错,编者往往发现不了),不作任何改动。
同样,注明的时间是我写成的时间,而不是媒体发表的时间。因为有时某篇时评问世时,已经不“时”了,其中原因,或许连编辑也弄不明白,那么至少在这本书上可以看到时间差了。之所以没有注明发表于何处,是因为我自己收录不全,有的文章发表于多家媒体,有的文章可不劳读者比较与媒体版的异同了。有几篇文章已找不到原始电子文本,所注时间是按内容推定的,只注明月份。
——葛剑雄

作者简介

葛剑雄,祖籍浙江绍兴,1945年12月出生于浙江吴兴县南浔镇(今属湖州市南浔区)。1965年当中学教师,1978年考入复旦大学历史系历史地理专业研究生,师从谭其骧教授。1981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留校工作。1983年在职获历史学博士学位,1985年任副教授,1991年任教授,1996年至2007年任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1999年至2007年兼任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2007年至2014年3月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现任复旦大学资深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历史学部委员、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未来地球计划”中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全国政协常委。

本单详情

《冷眼热言-葛剑雄文集-7》
作者:葛剑雄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ISBN:9787218100494
出版时间:2015/5/1
开本:16开
页数:712
定价:98.0

目录:
选编小记

冷眼热言 
原版自序
    13亿中国人的意义
13亿中国人会对外界造成压力吗
21世纪的中国能养活多少人
答某教授
历史上的劳工输出
菲佣和“米脂婆姨”的启示
开放与进步
自尊才能自强
温州商人打赢国际官司与粮食涨价——加入wto两年的变化
我们怎样纪念郑和下西洋六百周年
为中国人登上南极冰盖之巅欢呼
欣闻“世界屋脊”变通途
“万象更新”的理由
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中华民族伟大的历史起点
抗战胜利告诉我们什么
为什么亚洲没有奥斯维辛
胜利者也应该反思
恐怖爆炸何时休
“汉城”改“首尔”:尊重韩国决定
如何看待用外国名称命名地名

中国需要怎样的“大学城”
公办高校必须严格控制规模
但愿只是偶然的——有感于山东若干高校因无钱付取暖费而延长寒假
“大学生必须住校”的办校模式应该改变
如果是真的,求之不得
全日制私塾“孟母堂”的设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为什么这些教师钟情于私塾
应该怎样“宽容”“孟母堂”
不能向高考中的迷信让步
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
请尊重教师和课堂的尊严
“陪嫁老保姆”信口开河“抛弃危机教育”危言耸听
不要滥用“隐私”
“博士”只是一种学位
“博士后”不是学位或永久身份
何必夸张
滥用“国学”
请不要为难刘翔
刘翔说研究生论文要自己写
还是应从制度改革入手——如何纠正博士硕士论文答辩中的弊病
惊闻博士论文答辩让学生花费过万
各司其职——经济学家能否当企业代言人
采访费该不该收:因事而异,收付有道
画家未必需博士
由北大校园的开闭之争想到的
流动人口子女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也应确保
禁止择校的前提是学校普遍达标
重点大学如何做到招生公正
提高研究生门槛不等于只讲“门第”“出身”
有感于英国威廉王子的毕业成绩
筑高“门槛”应该部分标准欠妥
学校的职责不仅是不违法
李斌能否当大学教授
桥归桥路归路
何必圆此“剑桥梦”
剑桥与剑桥大学
向“数字禁忌”让步忽视了保护少数
中小学课本循环使用:还要解决三个难题
有感于克林顿“拉链门”写入教科书
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以外的忧虑
“汉语首次成英国中学必修课”——这样的标题误导读者

    老专家请自重
知识分子早逝的另一面
谁造成了高价“润笔”
黄禹锡事件给我们的教训
要是黄禹锡事件发生在中国
假作真时真亦假
对胡兴荣的辞职不应高估
教授、副教授必定是人才吗
教授的底线
由北大的考题想到作文与真话
有感于“原副省长主动回校执教”
旧话重提——有感于原四川省副省长李达昌被捕
古月和郑家栋:演员的成功与否
关键在于制度的完善
“人大代表也是人”,但更是代表
谁有资格当选人民代表
人大常委应对选民负责
“跑部钱进”,根源何在
是女秘书惹的祸吗
贪官猛于虎
区别何在:可行性研究和不可行性研究
航天为什么
为什么让航天英雄住总统套间
处级干部都需要出国培训吗
户籍管理应与社会保障福利脱钩
专家门诊与普通门诊的矛盾如何解决
细大不捐,雅俗无论——如何促进慈善捐赠
该由谁捐赠
要不要给富豪排“道德榜”
直接求助于富豪的做法不可取
官员政绩与百姓“宜居”
免费早餐与城市形象
人必自尊而后使人尊之
商家促销行为怎样才能有诚信保证
新客站地下停车场收费及取消的思考
意料之中的事为什么还是发生了——有感于新客运总站面临“出口”难题
上海离国际大都市还有多远
感动之余还应自省
愿惨剧不致重演
城市使生活更美好:梦想与现实
愿上海成为真正的园林
文明的高度
冷眼看“天价”
善待“天价”
对月饼的批评文不对题
谁需要过度包装
不能各说各的——对老人翻栏杆进公园晨练应积极解决
不能放任,不必过分——如何解决日渐增多的乞丐
这样的住房标准未免太高
车站码头不能有人露宿
盗心未必饥寒起
对艾滋病小偷真的没有办法吗
应该追究深圳警方的违宪责任
拙劣的辩解
出租车载客可以有多种方式
“拼车”应积极推广
公交卡为什么就不能与国际接轨
沪嘉高速公路也该停止收费了
乘火车购票难,难道解决不了吗
“铁老大”的霸王条款养活了票贩子
东京的连锁浴室值得上海学习
愿民工们不再强颜欢笑
珍惜矿工生命,才能确保安全
吁请为罹难矿工下半旗志哀

艺术品是艺术品商品就是商品
关键在于适度
茅盾题名的电影院是乌镇的“文化遗产”吗
为什么要突出“金瓶梅学会”
景点门票价格应如何确定
布达拉宫门票涨价毫无道理
为了井冈山的“红”与“绿”:请勿推广吃野味
新年撞钟:问题不在是否收费
信口开河文不对题——关于宾馆取消“六小件”的一些说法
白云空港世界之家?
航班延误补偿:谁来确定,谁来执行
博物馆的免费与收费
谁的权?谁的钱?
请慢为安德鲁打保票
安德鲁的荒谬逻辑
道义的尺度
寓言本来就是编造的——何必为叶公“平反”
帝王宫闱影视为何长盛不衰
金书可卖,混凝土块也能卖
拆除就够了吗
不值得报道的“壮举”
何必得陇望蜀
中国不需要这样的奖牌
打“中华”牌就能做烟草广告吗
质疑“国家级”公祭黄帝
为什么“太空能见到长城”的谬说会长期重复
“孝道”的底线
不要混淆不同的概念
能这样算账吗——兼谈一次性筷子的出路
“三北”防护林,我们还要交多少学费
长江航运的障碍究竟是什么
公布自然灾害死亡人数才能区别天灾和人祸
慎言“暖冬”
专用天气预报不能缺席
欢庆中的杂音——何必在珠峰大本营放鞭炮
原江湾机场是“纯天然湿地”吗
人造海滩,有必要吗
江南发展史的启示

冷眼热言续编 

中国的教育问题还是教育的中国问题
大学现状之我见
我有关教育的提案
树立优良学风,研究生阶段是关键
怀疑和想象是创新的前提
“嫦娥”探月与科学普及
有感于杨振宁在扬州大学报告的报道
内地与香港的大学不能简单比较
消除学术腐败和不良学风的外部条件
“教育腐败”的根源在哪里
大学专业设置应从实际出发
教材不仅需要政治正确
过度关注高考事与愿违
范进中举与高考状元
大学评估有违初衷
“锦上添花”还是“拔苗助长”
少数民族考生的分应该如何加
我对“开学第一课”的忧虑
教育缺失的恶果
谁代表90后
大学的“大气”与必要的管理并行不悖
大学该不该有这些“围墙”
700大学生竞争高速公路收费员说明什么
冷眼看排名冷静找差距
科技部与张涛都应该公布调查材料
中国的教授为什么“申请科研基金很勇敢”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解决不了问题——科研经费管理必须进行根本性改革
必须警惕学术的权力化与商品化——不能听任学术腐败蔓延
刑可上“大夫”
专家应摆正自己的位置
奉劝李院士反躬自问
为什么不成新闻的事成了新闻
如此“国家级正规刊物”
如获诺奖提名,亦勿过于激动
评选结果不必夸张,“全球华人”不应滥用
此书何必出线装本
博客既要遵守公德,也要尊重私德
地图应有更广泛的应用
戈尔获诺贝尔和平奖之我见
对陆克文当选的意义不要作过度解读
卢武铉自杀能告诉我们什么
患难之交不可无
中国人在非洲可以干得更出色
惟有人文足千秋
历史记录真实了吗
“炎黄始祖”还是“中华始祖”
汉字是一个整体
是什么导致传统文化断裂
孔子标准像:可能?必要?
“魏武子孙”与“曹瞒遗种”
软实力的竞争也要靠自强——关键在于如何办好孔子学院
对民间的文化寻根不妨宽容些
积极探索慎言“改写”
都搞“山寨”,谁来创新?
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
南北分界标志:意义和现实
从历史地理看地域歧视
想起了王温舒
高山反应与汉藏交往历史
信仰缺失风水盛行
“真风水”就有权评定吗
“文化遗产”是什么
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是为了保护
申遗究竟为什么
遗产应保护“恢复”须慎重
传统节日的基础是信仰
春节,保卫什么,如何保卫?
今日中国该如何纪年
上海年景的变迁
清明节传统的变与不变
对先人坟墓应保持尊重

中秋节
上海人说上海话
还是听其自然
学国学可以“娱乐化”,但不能什么都娱乐化
学唱“样板戏”是“传承民族优秀文化”吗
五岳不必重评名山无妨新定
解决同姓名之难——传统与现代,文化与管理
如何在农村重建“孝道”
中国文化:从“天下”到世界
对“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几点思考
对不同文化的了解和理解
了解是理解的前提
礼失求诸野——中国传统文化延续的蹊径
冷静对“韩流”
为什么中医不能在“韩医”前申遗
中国迁都:历史和现实,需要与可能
中国的城市在哪里
什么样的城市能使居民的生活更美好
城市文脉能延续吗
善待外来的城市建设者
城市的历史与未来:守旧与更新
《清明上河图》——中国古代城市智慧的结晶
世博会应该展示中国,更要学习世界
世博会与文化交流
为什么世博会没能产生在中国
撤市(县)建区的另一面
财政省管县质疑
“强县扩权”的最终目标应该是省直接管县
“地级市”能取消吗? 
县官升厅级应慎重
异地当官古已有之
自古长安不易居
王小帅们户口进京的麻烦说明什么
让户籍管理回归本位

全选
  • 冷眼热言-葛剑雄文集-7
    团购价¥28.0¥98.0(2.9折)
    -+